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问政 > 记者观察 > 正文

{记者观察}邓河村乱砍乱伐树木是真的吗?

点击:次 时间:2015-05-27 16:39:03 作者:

  蕲春网 特约记者陈主权报道:近期,一则关于狮子镇邓河村超面积砍伐树木的帖子又一次出现在蕲春论坛上。该村的伐木真如发贴人说的那么危言耸听吗?为了还原事实真相,向广大读者作一个负责任的交待,前日,笔者前往实地进行了采访。

  在村干邓尚银的引领下,我们一行来到一处地名叫“高三”(五小组)的公路之上的山头,立马就看到这处有星罗棋布的岩石山间,散乱地存放着一些被太阳晒得焦黄的松树枝桠——此地就是贴文上报料的“乱砍乱伐树木”的地方之一。

\

  其实,这里由于乱石多,土地贫脊,生长的树木很稀疏,而且也不成材,从被砍伐后留下的超短树桩中,还夹杂着些许已经腐变的短木桩,这显然是若干年前的零星砍伐而留下的。这些近期留下的短桩看上去相互的间距远的有丈多远,近距离也有3—4尺远,在大块的岩石前后左右,甚至看不到树桩的影子,从间隔砍伐时留下的整株松树处着眼,其树干弯曲,不成形,从山坡整体上看去,由于大块大块的石岩和显露出粗棵粒干沙土的山坡上,基本上没有松树长出的迹象。整个版块如同一块白板。即使长出了杂木和松树的地方,也就是癞痢头上的毛——稀稀松松的才几根。

\

  经了解,邓河村的各个山头为丘陵状不成片。除此之外,同时伐木的还有李坳老屋前后及秧林、村部两地公路以上的小山头等三处。这三地的树木稍微多点,但也多不了许多……

  对山林疏伐的老板名叫占先喜,他在此采伐的松木都是不成型的废材。在动手采伐之前的一个月,就在林业部门办理了《林木采伐许可证》,对所采伐的林木是经林业部门管理人员划定了区域的,没有越过雷池一步。只是伐木工对界定地不清楚,在采伐时误砍了数年前就流转出的林地上的一些松树。为此,邓河村还向流转林地的凯迪公司支付了一笔赔偿款,还美其名曰是山林收入分的“红利”。

\

  据原支部书记邓林龙介绍,在他任期内的二〇一四年十月份,为了偿还拖欠本村上年度村组干部、小学教师的工资和用于村部周边开发费用以及村里借款垫付的在外务工群众的农村合作医疗款等等,决定拍卖由林业部门现场核准的这几处山林变现。当时,还请来了村民代表前来商议并一致通过了这一决议。

  对此,五组组长邓长银是这样讲的:“是去年冬月砍的树,至于山林多少亩不好估数,反正面积不大。我是2015年前村换届之后才负责组里工作的。在担任组长之前,听说过要卖树还债,至于砍了多少树就不清楚。”

  参加讨论拍卖山林会议的村民代表邓柏青说,他参加了整个卖树的全过程,而且还负责卖树记账,一笔一笔地记着出树大小车辆的数目。

\

  现任支书邓喜生的记事本上清清楚楚地记录着一笔笔山林收入的开支情况,这次拍卖山林的总收入才13.5万元,除去上述每一项的支出,再加赔付割树油款1.2万元,仅仅只余下不到2000元。村部对每一笔树木作了收入帐,并开出了在狮子镇财政所农村财会中心领取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统一收款收据,并将其中的一联送财会中心入帐。

  从整个调查情况来看,占先喜是按照林业部门界定的山林区位进行采伐的。除误砍了凯迪公司流转山林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越界采伐的行为。

  占先喜说起这笔买卖来直摇头:“山上的树木太少了,也不敢多砍,除去人工、运费还亏了,划不来,划不来!”

  另据反映,有人曾自报银行卡号给村干,说他知道发贴人是谁,只要汇5000元的款子到所报的账号上来,他就把发贴人的姓名说出来。

  村干则表示,冒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在网上愿意怎么闹随他们闹去,用这种低劣的办法来唬钱,难啦!对此类行为我们不予理睬,必要时还将向当地公安派出所报警。

相关标签:乱砍树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