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评论 > 正文

儿时年味浓

点击:次 时间:2019-01-28 17:31:45 作者:zhansong

  云上蕲春讯 通讯员 王剑报道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在不知不觉中,我们又迎来了新的一年。今天早上出门看到街上人头攒动,车辆川流不息,银行门口更是热闹非凡,有叫卖牛肉、也的卖茶叶、还有卖豆糕的小贩,看着赶年集购年货拥挤的人群,让人深深感受到浓浓的年味。文化站门口正在开展免费送春联活动,书法家们挥毫书画墨飘香,我一边欣赏他们的书法,一边不禁回想起儿时过年的情景。

  记得我们小时候最盼望过年了,因为在那几天,学校已放假,而且寒假作业很少,父亲和母亲不要求我们过年做作业,他们开始忙着办年货,并带我们到街上买新衣服,“剃年头”,还给我们买许多好玩好吃的东西。虽然母亲每年都会养一两头猪,但自家养的猪肉,母亲不让我们吃,她要求父亲送到食品,卖给猪贩子,说从中可以增加一点收入。父亲也很同意,他认为自己吃自己养的猪不好,便从食品或者农户家里购买回来一些鱼和肉。当天会弄点新鲜的吃,其余大部分挂在房屋外面的墙壁上或通风处,等着风干了再吃,父亲说风干的肉更香更有口感。

  临近过年,农村有段《春节歌谣》,如“二十三吃猪肝,二十四吃肉刺,二十五打豆腐,二十六吊鱼肉,二十七洗金漆,二十八刜鸡鸭,二十九打年酒,三十日吃饺儿”。母亲勤俭持家,舍不得乱花一分钱。从我记事时起,母亲就不吃荤食,但她会给我们做最好的饭菜。过年的时候,更不用说了。她老早就开始忙着打豆腐、炸油果子、蒸馒头。母亲会打豆腐是全村出了名的,打出的豆腐又嫩又香,而且她还会炒花生、苕果,尤其是经过她的炒的苕果,又黄又亮,几乎很少有被炒糊的。全湾的人都喜欢母亲打的豆腐,母亲乐此不疲,每次打豆腐,她都会让我们给湾里十户人家送上几块。

  好吃、好玩、好穿的都办好了,我们更盼望除夕那一天。因为那天,母亲会把前些时办的干菜、汤圆、蒸肉等拿出来,父亲还会让我们穿上新衣服,更过瘾的是,我们可以放鞭炮了。我们小伙伴对放鞭炮是既爱又怕,刚开始会把炮子放在地上或者草丛中,用火柴点燃鞭炮芯。但后来看到别人向空中抛着放,我们便也想学习,一手拿着一支香,一手拿着鞭炮。上世纪八十年代农村还没有电光炮,所以空中放炮,从点火到炸响,不是特别的快,但由于有时候我们心急或速度慢了,偶尔鞭炮会在手上炸响。有时还会把鞭炮拿来吓唬人,明知那样很危险,但过不了多长时间,我们便会“好了伤疤忘了痛”。慢慢的,还会尝试燃放春雷。

  记得三十日那天,父亲老早就叫我们起来打扫卫生,他忙着到街上买红纸、灯笼,全村的人都知道父亲的毛笔字写得好,经常排队叫父亲给他们写春联。父亲一般来者不拒,从上午八九点钟开始,忙到中午一点左右,有时要写上百幅对联,但他从未收取别人的报酬。并一边带劲写,一边教我们养成练习书法的习惯,说写字是一个人的“门面”,可惜我们对书法不是很感兴趣,每次练不了二十分钟,觉得字没有什么进步,尤其是想到“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功”,便又不想练习了。

  农村有个风俗,每年除夕家家户户的大人小孩要到已故的祖先坟前“辞岁”,我们家也不例外,下午父亲会带我们到各个祖先坟前祭祖。过年的时候大多天干物燥,最怕引发山火,父亲在公社工作,这个方面他相当谨慎,一般要等到纸完全燃尽了,他才带我们离开,基本是万无一失。

  这样一来,等到从山上祭祖回来就快夜幕降临了。母亲在家里已经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年夜饭,不过我们先要挂上灯笼,贴上春联。母亲一向很麻利,饭菜老早就弄熟了,她也很急性,要求父亲和我们姐弟四人尽量抢在别人家之前开始放鞭炮,至少不能落后于邻居。当我们忙空吃团年饭时,外面的爆竹烟花声已经是此起彼伏,笑声、锣鼓声,传遍整个小村庄。年夜饭是一年中最丰盛的,但母亲要求我们细嚼慢咽,因为年夜饭,吃得越慢越好,既有年的味道,也代表着来年的日子红红火火,细水长流。除夕的晚上,桌子上摆满了美味佳肴,我们尽情享受过年的大餐,姊妹四个吵吵嚷嚷、打打闹闹的,全家人在一起团团圆圆,其乐融融的,显得特别亲热,甭提多爽!随后基本每家的大人小孩又会来到门外,争先恐后燃放小烟花,到处充满了喜气,每人脸上都乐开了花,年的气氛特别浓厚,好像大家都对一年的付出和收获,感觉特别值得、特别开心。

  大年三十的晚上,还有一个规定的动作,就是吃完了年夜饭后,大家围坐在厨房的灶前,边烧树蔸子边“守岁”。八十年代初农村还没有电视机,我们只有老老实实的坐在厨房烤炭火“守岁”。母亲要求我们守岁到十二点,等着放鞭炮“接年”。为了不让我们打嗑睡,母亲会给我们讲一些历史典故、寓言故事,父亲还会拿出二胡,我们觉得父亲拉的曲子特别动听,母亲讲的故事也很感人,基本很少吵闹要睡觉。即便打嗜睡了,我们也会坚持着,等到新年的钟声敲响“接年”后才上床。虽然下半夜爆竹声更稠密,但我们实在是玩累了,上床便睡着了。

  三十夜里守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初一的早上,我们休想睡懒觉,因为那天农村有个风俗,就是到湾里各家各户长辈面前拜年。父亲要求我们姊妹四人从上湾细爹家开始,每家上门给长辈们拜年。刚开始拜年,我们只是扭屁股作揖儿,嘴里喊“拜年”表示一下意思即可,但有一次我们到二爹家拜年,他半认真半开玩笑说:“拜年要拜啊,小孩子可不能忽悠我们长辈哈!”我们一边作揖,一边接过话茬:“作揖儿就是拜年啊,哈...

  ,祝二爹身体健康,寿比南山,福如东海!”“光嘴上拜年,不算,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得重新再来。”哈...我们正有些尴尬,这时二婆过来缓和:“好的,孩子们,不用拜了,来了就是年哈!”当时农村家庭普遍穷,长辈没有给我们发红包,而是每人包一包糖果,并送几句夸奖的“美言”,“这孩子真乖,又聪明又有礼貌,将来肯定有出息!”......小时候我们特别喜欢大人给我们“戴高帽”,受到他们的赞美,心里甭提多高兴。

  每当从湾里拜完年后,我们接下来的任务就是“玩龙”,龙的身子有黄色的,也有红色的,“龙”是由竹篾和纸做成的。玩龙时,长辈举龙头,我们拿“龙鼓”,龙的嘴张得大大的,眼睛也是大大的瞪着,看起来特别威风、好玩。每当我们随着旁边打鼓鸣锣叔叔们一起,昂首阔步走进一家又一家舞龙,感觉很得意也有几分骄傲。

  年, 一年一年地盼来了,又被我们十分不舍地一一送走了,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从儿童成长为一名中年人。几十年过去了,可那欢乐的锣鼓、唢呐声,民俗味极浓的玩龙舞狮子;那迎风招展的大红灯笼;还有那丰盛的土菜居多的年夜饭,尤其是全家人、全湾人欢聚一起进餐、打牌娱乐、吹牛海侃,那张张的笑脸吐露出感恩欣喜和知足常乐的心情,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难忘的呢?

  我们相信,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农村环境会越来越美,对农民生活的便利越来越大,大家不论在集镇还是家乡,都能找到更多年味和乡愁的味道,收获更多的幸福和快乐......

(责任编辑:zhansong) 蕲春网(cnqichun.com)内容 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标签:

我来评论